中新網12月26日電 據美國《紐約時報》15日報道,美國前副總統迪克•切尼日前回擊對中情局酷刑的批評,稱9•11襲擊才是酷刑。切尼曾稱薩達姆持大規模殺傷性武器,並解除了對CIA的限制。但報道指出,美國國會和美國民眾在酷刑問題上看法分歧很大,部分美國議員也對酷刑表達了不認同。
  報道稱,切尼擔任美國副總統期間,一直大力支持中央情報局(CIA)對基地組織嫌疑人採用殘忍的審訊手段。當小布什在其第二個總統任期中減少對這些手段的使用時,切尼進行了抗議。
  如今參議院情報委員會的報告宣稱,那些後來遭到禁止的CIA審訊方法背離了美國的價值觀,而且獲取的有用情報非常稀少,或者根本沒有。這時候,切尼不僅為CIA的做法、也為自己的立場進行了頑強辯護。
  “我會毫不猶豫地再次那麼做,”切尼在NBC電視臺《會見媒體》(Meet the Press)節目中情緒激昂地表示。他否認水刑及類似審訊手段屬於酷刑,並指出,最近的四任司法部長中,有三名贊同他的看法。
  “基地組織恐怖分子在9•11襲擊中對3000美國民眾做的事情才叫酷刑,”切尼說。“我們的加強型審訊技巧和那不可同日而語。”這是他最近一次接受採訪為CIA的做法進行辯護。
  報道指出,從某種意義上說,切尼仍在繼續進行開始於布什政府內部的一場鬥爭。他為自己在布什第一個任期中發揮的作用做辯護,並且對布什第二個任期放棄那些最嚴苛的方法發出了抗議。
  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襲擊發生後,最初幾個月剛過去,時任總統小布什就授權自己的副手具體監督抗擊基地組織的活動。切尼欣然接受了這個任務,並敦促手下採取最嚴厲的措施。切尼一直認定,在20世紀70年代末情報機構發生醜聞後,對它們施加的限制是不明智的,他也很高興獲得了機會來解除對CIA的束縛。
  切尼可能會面臨一些政治風險。他在《會見媒體》節目上發表的毫不客氣的意見,或許會讓一些觀眾回憶起,2002年底和2003年初,在美軍出兵伊拉克之前,他多次在周日早間的電視節目上露面,接受採訪。
  在那個時候,他一再聲稱薩達姆•侯賽因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,並和基地組織有聯繫。這些說法後來被證明是不真實的。2003年3月16日,同樣是在《會見媒體》節目上,他發表了一個很著名的錯誤預測:美國軍隊將被“當作解放者受到歡迎”。
  但這些經歷並沒有阻止他堅持立場。在參議院發佈那份報告後,他更加積極地為CIA做辯護,似乎認為最好的防禦就是不懈地進攻。
  切尼還被問及與某一類被拘者有關的問題。這些人經歷了漫長的監禁,有時還遭到苛刻的對待,然而CIA最後認定他們並不構成恐怖威脅,或者乾脆是錯誤地遭到了關押。參議院的報告顯示,在CIA的海外秘密監獄中關押的119名囚徒中,至少有26人遭到了“錯誤羈押”。
  前副總統回應說,在他心中,更大的問題是“我們釋放的一些人,最終回到了戰場上。”
  當被問及他對一個關錯人的項目是否感到滿意時,他回答,“只要我們達成了目標,我就沒有意見。”
  參議院情報委員會的報告認為,錯誤羈押和使用酷刑實際上適得其反。文中援引了部分CIA探員自己的看法,稱嚴苛手段“徹底破壞了”一些在押人員的審訊工作。
  報道指出,報告的結論恐怕支持了另一位共和黨中堅——參議員約翰•麥凱恩——的看法。麥凱恩一直強烈譴責施加酷刑的做法,並反駁切尼在刑訊逼供問題上的論調。
  不過,國會和美國民眾在酷刑問題上看法分歧很大,而且立場基本上按黨派劃分。麥凱恩周日在CBS電視臺的節目《面對國民》(Face the Nation)中接受採訪,當被問到切尼的言論時,他的回答突顯了自己的立場在共和黨內部多麼勢單力薄。
  參議院這份報告,是在共和黨決定不再參與之後,由情報委員會的民主黨議員手下的工作人員單獨撰寫的。共和黨人幾乎普遍對其大加鞭撻,宣稱這是一項偏頗的、有缺陷的研究,並指出其撰寫者完全依靠文件材料,卻沒有採訪CIA官員。
  和這場辯論中幾乎其他所有政界人士不一樣的是,麥凱恩在這方面有過親身經歷:他曾是海軍飛行員,戰機被擊落後成為俘虜,遭到了酷刑折磨,因此他秉持著深刻的信念——美國決不應該採用這樣的做法。相比之下,切尼因為讀書四次暫緩服役,孩子誕生後不久又第五次暫緩,一生中從未服過兵役。
  麥凱恩表示,CIA的某些擁護者正在“重寫歷史”、粉飾酷刑。“把人綁在地上讓他凍死,你不能說這不是酷刑,”他說。他還指出,在被CIA採用之前,水刑已背負著可怕的歷史,可以追溯到西班牙宗教裁判所時代,而 “在二戰時對美國人施以水刑的日本戰犯,[美國]審判並絞死了他們。”
  “我們需要把事情和盤托出,向前邁進,發誓永遠不會再這樣做,”麥凱恩說。“我呼籲大家都來看看這份報告。”  (原標題:美國政界對CIA酷刑分歧大 切尼辯護麥凱恩批評)
創作者介紹

1504

hm24hmgm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